大连商品交易所

search

期货日报:“DCE·产业行之走进产融培育基地”系列报道之五——江海粮油:利用衍生工具从容应对行业起伏

2021年12月02日

  记者 邬梦雯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油脂油料行业已成为国内运用期货衍生工具最成熟的行业之一。其间,中国大豆加工产业发展经历了初始阶段、整合阶段、进阶阶段。得益于行业的发展,实体企业生产经营的多个方面也逐渐趋于专业化和精细化。

  成立于1988年的江苏省江海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海粮油)主要经营港口、物流中转、油脂加工、粮油仓储以及粮油贸易,在粮油经营中积极发挥着国有主渠道的作用。公司油脂、粮食吞吐量连续多年在全国名列前茅,为江苏省粮油保供稳价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公司科学运用期货工具稳定经营、规避风险,培养了超前的风控意识,在利用期货衍生工具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并于2020年12月成为大商所产融培育基地。

  从“大商所红马甲”起步,首推豆粕基差交易

  “江海粮油最初作为‘大商所红马甲’有着自己的交易席位,因此也是最早一批接触期货和使用期货的实体企业。随着对期货市场认识的不断深入,期货套保业务现在已经成为我们主要的业务模式和风控手段。”江海粮油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陈礼华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近年大商所农产品期货、期权等工具不断丰富,合约设计合理,期现货价格之间关联性较高,产业客户套保、套利的策略和模式日益丰富,参与客户数量持续增加。通过大商所平台,国内粮油行业业务模式已与国际接轨。江海粮油是行业内第一个推出豆粕基差交易的企业,后期通过积极开展油脂基差贸易,在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利用期货市场方面一直走在行业前列。

  有效运用期货市场,实现逆势增长

  正是凭借对期货市场的有效运用,江海粮油才能从容应对行业的起起伏伏,并实现逆势增长。

  回顾起熟悉利用期货市场的过程时,陈礼华表示,这与行业发展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江海粮油成立三十多年以来,从小到大,一步步成长起来,见证了数次行业大规模的兴衰,从2004—2005年大豆压榨厂大规模倒闭,到2007—2008年行业大洗牌,再到2014—2015年油脂油料融资商倒闭退出,每次在价格大幅波动下,产业内都要淘汰一大批企业。但是陈礼华注意到,在2019—2021年间,油脂油料行业先后经历了中美贸易摩擦、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全球通胀预期,油脂行业却与往常不同,并没有发生大范围的倒闭,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产业普遍开展基差交易,产业的风控手段与风控意识大幅度提升。江海粮油抓住了行业红利期,利用期货市场,大力开展进口采购、套期保值、基差销售或交割业务,进口量从2015年的15万吨,增长至2020年的近50万吨,油脂销售收入从20亿元增加到了70亿元,经营利润也实现了稳步增长。

  “近年来,江海粮油不断优化套期保值模式,从单一的采购套保和以基差销售或者交割兑现利润的业务模式,逐步转向以套期保值为基础,综合利用跨期交易、跨品种交易、含权贸易优化套保利润,利用现货产业优势,积极把握基差走势,开展滚动经营,保持业务持续稳健向好。”陈礼华表示,实体企业运用期货衍生工具的模式一再升级,可以说,期货市场提升了整个油脂油料产业抗风险的能力。

  “以棕榈油为例,这个品种完全依赖进口,且长期维持倒挂到微利的状态,进口成本7000元/吨,有10元/吨的进口利润实体企业就很满意了,属于典型的进口利润微薄、单边波动剧烈的品种。为了平稳开展业务,我们在外贸采购的同时,根据现货成本和船期选择对应合约在盘面进行卖出套保,套保锁定的就是我们的基差成本,之后在现货市场以高于进口基差成本的价格去销售,未完成销售的部分在交割有优势的时候,可以择时在盘面交割来兑现收益。在这个过程中,利用期货市场套保有效转移了单边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实现了从单边风险降级到基差风险,后期我们就专注现货供需面,利用我们从事现货行业的优势,对当地基差走势进行判断,大大降低了交易的难度和风险,基本可以实现业务平稳开展。”陈礼华说。

  完善内部管理机制,加强产业认同

  企业稳健的风险管理离不开严格的内部管理机制。据陈礼华介绍,江海粮油在长期从事期货套保的过程中,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内部管理体系,其套期保值方案需要经过总经理办公会研究决定并报送上级主管部门审批,严格控制期货头寸小于现货头寸;交易指令经过下单员、复核员、分管领导并经总经理审批,每日收盘后编制期货日报表,对于头寸、资金进行每日盘点,基本做到了风控全覆盖。

  “作为大商所的产融培育基地,未来我们将从三方面继续促进产业认同:一是继续坚定开展基差业务,拓展上下游渠道和购销区域;二是利用公司基地优势,开展客户培训与交流,开展线上或者线下的洽谈会,充分利用公司使用期货工具的经验,辐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三是继续推进含权贸易,积极利用场内与场外期权平台,提高客户对期货衍生品的接受度,深化期现货合作。”陈礼华说。

分享到: